影响海湾战争的“军师”陶汉章

更新时间:2019-08-11      

  1994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陶汉章将军在北京参加黄埔军校70周年纪念会,邂逅一位从台湾来的老军人,谈起当年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的情景,老军人说:“1938年我们在湖南衡山集中一批从抗日前线各战区调来的军官,学习八路军的游击战术,其中有一本教材叫《游击战术纲要》……”陶汉章的眼睛突然一亮!忙问道:“哎,那书的作者是谁?”“叫‘陶剑青’。”“哦,鄙人是也。”老军人瞪眼傻看了陶汉章好一会儿,突然起身一个立正,向陶将军敬了一个标准军礼后拱手道:“哦,在下有眼不识泰山!陶先生,原来你就是我的老师?”“不敢不敢。”国共两位老军人热情握手。

  原来,1936年,19岁的陶汉章任八路军随营学校支队长兼军事教员时,八路军政治部主任交给随营学校校长一封信。信是重庆三联书店负责人邹韬奋写来的,希望八路军写一本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书,便将这一任务交给了陶汉章。由于战斗频繁,陶汉章辗转了许多地方,艰苦奋斗了几个月,才完成了这本17万字的军事论著。

  书稿寄到重庆后,不久,就从重庆寄来一笔十分奇特的稿费——一捆邮票。当时国共各自辖区货币不通,唯有邮票可以通行。由于游击作战住址不定,陶汉章也无暇询问书稿之事,故几十年中,从未见到过书稿的一个铅字……

  现在,陶将军得知书稿确已成书,立即托朋友在重庆查寻。阿弥陀佛,友人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重庆图书馆查到一册孤本,立即作为“馈赠”寄给他,他这才看到了自己多年前的著作。

  1970年的一天,我和几位战友在阅览室看杂志,无意中看到一幅标有“陶汉章”照片的文章,觉得有些面熟。朋友说世上相似的人多着呢,他是将军,军科院副院长,你能见过?

  将军?副院长?我慢慢回忆。啊,终于想起来了:1954年秋,我部刚从朝鲜回国不久,那时,我在师部无线电报务训练队当班长,被抽调到南京军事学院配合司令部搞演习,教三位首长使用电台。首长们不按规定,拿着话筒乱呼乱叫:“小羊、小羊,我是老虎,我想吃你!听到没有?请回答。”我提醒说:“首长,无线电台有纪律,按规定是不许乱呼叫的。”但他们还是开着玩笑乱呼乱叫。这时,一位干部陪着一名苏联顾问走进来严肃地说:“哎,你们怎么不听小同志的话?他现在就是你们的老师!”几位首长当即起立回答道:“是!陶教官,我们马上改!”

  陶汉章是位江西老表。上世纪30年代初才十七八岁,他就利用早年在冯玉祥将军创办的“西北军官学校”学到的军事知识,为中共江西苏区工农红军编著了一本训练大纲——《军事问答一百题》,这是他军事理论的“处女作”。没想到80年代后期,他竟然当了美军海湾战争的“军师”。

  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美军远征海湾战争第一次打伊拉克。战争正打得热火朝天,未决胜负。这时,中国有关方面得到一个消息——说海湾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将领中流传着一本中国的《孙子兵法》。中国的《孙子兵法》怎么跑到美国去的呢?一时成了一个“谜”。有关方面颇费了一番周折,才从大洋彼岸搞来一本英文版的《孙子兵法》。原来,这并不是2000多年前的那份“文物”《孙子兵法》,而是后人写的《孙子兵法概论》。重视知识产权的美国人,在书的封面上清楚地印着一个中国人的名字——陶汉章。

  这本《概论》,还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陶汉章在南京军事学院当教官时,在院长元帅授意下写成的。多年中数易其稿,1985年才出版。不久就被中国驻联合国一位武官译成英文,在美国纽约史特林公司出版,开始并没引起人们的注意。海湾战争爆发后,有人向美国国防部推荐该书,但只买了100本发给参战的高级将领。紧接着,美国军事书籍俱乐部和星条旗出版社又买了一批,推荐给美国参战的海军陆战队。

  陶汉章将军的名字,从此便在美国军界名声大震。美国国会高级顾问布尔津斯基给陶汉章将军写信说:“我读了你的书,不仅我个人受益,我相信所有读了这本书的人都受益。”不久,美国亚拉巴马州的州务卿派员专程前来中国,把“亚拉巴马州荣誉州务卿”的称号,授予正在广州疗养的陶汉章将军。

  军人常常自谦“一介武夫”。当过干事、写过文章、编过剧本、演过戏的陶汉章,却一直没有忘掉想当军事指挥官的梦。1947年,解放战争的战略反攻即将开始,陶汉章在晋察冀军区第三纵队任参谋长,正谋划着大展军事宏图之梦呢,谁料,一张奇特的“借条”破坏了他的美“梦”。正是这张“借条”,使他向一名军事理论战略家迈进了一大步。

  一天,军区副政委罗瑞卿找到他说:“现在解放战争发展很快,我们急需高级参谋人才,因此想搞一个高级参谋训练班,准备让你去干这个事。”

  陶汉章本不情愿,但又不好违命,便使了一个“缓兵之计”说:“罗副政委,那请你和杨成武同志讲一下,如果他同意,我就去。”罗瑞卿找到杨成武,杨成武原本也不愿意放,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也不好明“顶”,便有意设了个难题:“罗副政委,你能不能写个条子,说明暂借陶汉章半年。”“那好,半年就半年。”罗瑞卿当即就掏出笔来真的写了张借条。这下,杨成武才后悔地暗暗叫苦:唉,真是“作茧自缚”,反被自己“将死”了。就这样,陶汉章开始了他的军事教官生涯。

  陶汉章广泛深入地研究了中外战史理论,结合我军几十年的实战经验,写成了一部重要军事学术论著——《参谋工作》。于是,被调到华北军政大学任副教育长。

  学术界对《参谋工作》评价很高,华北军区司令员给陶汉章颁发了嘉奖令,并发给他奖金300元。这笔好似“天文数字”的奖金,可超过他6年多的津贴呐!(当时他每月的津贴只有4元)。教育长谭家述开玩笑说要吃他的“大户”。有人要求喝茅台酒,朱老总则说:“陶汉章中了状元,我们要喝他的状元红。”

  如今,年已90岁高龄的陶汉章将军,已从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位置上退下来,但仍担任着“中国战略学会高级顾问”和“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名誉会长”,他依然笔耕不辍。他的论著从理论与实战的结合上,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战略理论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

  1994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陶汉章将军在北京参加黄埔军校70周年纪念会,邂逅一位从台湾来的老军人,谈起当年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的情景,老军人说:“1938年我们在湖南衡山集中一批从抗日前线各战区调来的军官,学习八路军的游击战术,其中有一本教材叫《游击战术纲要》……”陶汉章的眼睛突然一亮!忙问道:“哎,那书的作者是谁?”“叫‘陶剑青’。”“哦,鄙人是也。”老军人瞪眼傻看了陶汉章好一会儿,突然起身一个立正,向陶将军敬了一个标准军礼后拱手道:“哦,在下有眼不识泰山!陶先生,原来你就是我的老师?”“不敢不敢。”国共两位老军人热情握手。

  原来,1936年,19岁的陶汉章任八路军随营学校支队长兼军事教员时,八路军政治部主任交给随营学校校长一封信。信是重庆三联书店负责人邹韬奋写来的,希望八路军写一本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书,便将这一任务交给了陶汉章。由于战斗频繁,陶汉章辗转了许多地方,艰苦奋斗了几个月,才完成了这本17万字的军事论著。

  书稿寄到重庆后,不久,就从重庆寄来一笔十分奇特的稿费——一捆邮票。当时国共各自辖区货币不通,唯有邮票可以通行。由于游击作战住址不定,陶汉章也无暇询问书稿之事,故几十年中,从未见到过书稿的一个铅字……

  现在,陶将军得知书稿确已成书,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立即托朋友在重庆查寻。阿弥陀佛,友人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重庆图书馆查到一册孤本,立即作为“馈赠”寄给他,他这才看到了自己多年前的著作。

  1970年的一天,我和几位战友在阅览室看杂志,无意中看到一幅标有“陶汉章”照片的文章,觉得有些面熟。朋友说世上相似的人多着呢,他是将军,军科院副院长,你能见过?

  将军?副院长?我慢慢回忆。啊,终于想起来了:1954年秋,我部刚从朝鲜回国不久,那时,我在师部无线电报务训练队当班长,被抽调到南京军事学院配合司令部搞演习,教三位首长使用电台。首长们不按规定,拿着话筒乱呼乱叫:“小羊、小羊,我是老虎,我想吃你!听到没有?请回答。”我提醒说:“首长,无线电台有纪律,按规定是不许乱呼叫的。”但他们还是开着玩笑乱呼乱叫。这时,一位干部陪着一名苏联顾问走进来严肃地说:“哎,你们怎么不听小同志的话?他现在就是你们的老师!”几位首长当即起立回答道:“是!陶教官,我们马上改!”

  陶汉章是位江西老表。上世纪30年代初才十七八岁,他就利用早年在冯玉祥将军创办的“西北军官学校”学到的军事知识,为中共江西苏区工农红军编著了一本训练大纲——《军事问答一百题》,这是他军事理论的“处女作”。没想到80年代后期,他竟然当了美军海湾战争的“军师”。

  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美军远征海湾战争第一次打伊拉克。战争正打得热火朝天,未决胜负。这时,中国有关方面得到一个消息——说海湾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将领中流传着一本中国的《孙子兵法》。中国的《孙子兵法》怎么跑到美国去的呢?一时成了一个“谜”。有关方面颇费了一番周折,才从大洋彼岸搞来一本英文版的《孙子兵法》。原来,这并不是2000多年前的那份“文物”《孙子兵法》,而是后人写的《孙子兵法概论》。重视知识产权的美国人,在书的封面上清楚地印着一个中国人的名字——陶汉章。

  这本《概论》,还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陶汉章在南京军事学院当教官时,在院长元帅授意下写成的。多年中数易其稿,1985年才出版。不久就被中国驻联合国一位武官译成英文,在美国纽约史特林公司出版,开始并没引起人们的注意。海湾战争爆发后,有人向美国国防部推荐该书,但只买了100本发给参战的高级将领。紧接着,美国军事书籍俱乐部和星条旗出版社又买了一批,推荐给美国参战的海军陆战队。

  陶汉章将军的名字,从此便在美国军界名声大震。美国国会高级顾问布尔津斯基给陶汉章将军写信说:“我读了你的书,不仅我个人受益,我相信所有读了这本书的人都受益。”不久,美国亚拉巴马州的州务卿派员专程前来中国,把“亚拉巴马州荣誉州务卿”的称号,授予正在广州疗养的陶汉章将军。

  军人常常自谦“一介武夫”。当过干事、写过文章、编过剧本、演过戏的陶汉章,却一直没有忘掉想当军事指挥官的梦。1947年,解放战争的战略反攻即将开始,陶汉章在晋察冀军区第三纵队任参谋长,正谋划着大展军事宏图之梦呢,谁料,一张奇特的“借条”破坏了他的美“梦”。正是这张“借条”,使他向一名军事理论战略家迈进了一大步。

  一天,军区副政委罗瑞卿找到他说:“现在解放战争发展很快,我们急需高级参谋人才,因此想搞一个高级参谋训练班,准备让你去干这个事。”

  陶汉章本不情愿,但又不好违命,便使了一个“缓兵之计”说:“罗副政委,那请你和杨成武同志讲一下,如果他同意,我就去。”罗瑞卿找到杨成武,杨成武原本也不愿意放,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也不好明“顶”,便有意设了个难题:“罗副政委,你能不能写个条子,说明暂借陶汉章半年。”“那好,半年就半年。”罗瑞卿当即就掏出笔来真的写了张借条。这下,杨成武才后悔地暗暗叫苦:唉,真是“作茧自缚”,反被自己“将死”了。就这样,陶汉章开始了他的军事教官生涯。

  陶汉章广泛深入地研究了中外战史理论,结合我军几十年的实战经验,写成了一部重要军事学术论著——《参谋工作》。于是,被调到华北军政大学任副教育长。

  学术界对《参谋工作》评价很高,华北军区司令员给陶汉章颁发了嘉奖令,并发给他奖金300元。这笔好似“天文数字”的奖金,可超过他6年多的津贴呐!(当时他每月的津贴只有4元)。教育长谭家述开玩笑说要吃他的“大户”。有人要求喝茅台酒,朱老总则说:“陶汉章中了状元,我们要喝他的状元红。”

  如今,年已90岁高龄的陶汉章将军,已从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位置上退下来,但仍担任着“中国战略学会高级顾问”和“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名誉会长”,他依然笔耕不辍。他的论著从理论与实战的结合上,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战略理论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